[昏倒] 火車魘遇

2006 年 04 月 25 日 at 18:38:18
瀏覽人數:1660

  從台東回宜蘭的火車上,如同來台東時那般,車上還是空蕩蕩的,我也隨意找個少人的車廂,靠窗的位置坐下,一切就是那麼的稀鬆平常。拿起報紙看看有甚麼國家大事,到了池上買個全美行鐵路便當填肚子,吃飽喝足過後就是補眠的時間,距離羅東還有三個半小時,戴上耳機,蓋上外套,閉上眼睛,休息。

  富源站,猛然驚醒,發現右邊座位上多個四五十歲的先生,一行跑馬燈在我眼皮上方迅速跑過:「車上座位那麼多,幹嘛挑我旁邊的位置坐著看報紙?」(而且拿的報紙也不是我的,因為我的已經被收走了。)不過看他老人家我也沒多想什麼,大不了轉個頭繼續睡。

  過沒多久,感覺右大腿上有重物,跑馬燈又快速竄過:「我外套有放什麼東西嗎?」睜開眼一瞧,原來是他攤開報紙的左手,跨過中間的扶手半浮在我大腿上方,我想他佬也不能幹嘛,就假裝無意的撥動他的手,讓他意會看會不會把手收回去點兒,然後我繼續補睡。

  光復站到了,雖是閉眼休息,但車上廣播我依然能注意。這時候我右大腿又遭受到不明攻擊,不知是他有意還是無意的動作,似摳或摸,總之讓我感覺很不舒服,於是我猛然推開他的手,朝他瞪了一眼,與他眼神交會的一瞬間,下一秒鐘他就匆匆忙忙的收拾東西離開了。

  馬的!是變態?抑或是準備行竊的老賊?

疑點一:車上明明還有很多空座位,卻挑在睡著的我旁邊的座位坐下看報紙?
疑點二:到達光復站已經有一段時間了,卻是在我瞪他之後才匆匆下車?

  總之,以後坐車小心點,貴重物品真要隨身攜帶,沒想到大白天還會遇到這種鳥事。(如果是美女我也認了,沒想到是怪叔叔…)

相關文章